灵曦

第二百五十章 惨烈之战

    晓屠闻言,不由得缓缓摇头,眼中的寒意,缓缓的浓郁起来:“当年那场匆匆交手,倒是有些意犹未尽,既然今日相遇,那便将其彻底完结吧。”

    “乐意奉陪。”无涯道。

    晓屠淡漠一笑,双手缓缓的摊开,顿时一极端惊人的灵力,如同潮水一般,自其体内呼啸而出,那般磅礴之力,竟直接是在其身后仿佛化成了滚滚涛浪,轰隆隆之声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无涯见状,目光一闪,滔天灰黑灵力,也是弥漫着阴煞,从其体内涌出,化为滔天云雾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达到渡劫境小成的层次,那等灵力雄浑程度,比起其他的弟子,无疑是强上了无数!

    “相信我,你会因为你现在的决定后悔的”

    晓屠手掌缓缓握下,一柄极为朴实的黑色铁剑,自其手中闪现出来,他盯着晓屠,眼中,有着一抹诡异精芒涌现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话,或许还早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无涯手掌一握,一柄有着鬼脸纹路的黑色锯齿大刀,也是自其手中闪现出来,大刀抬起,遥遥的指向晓屠,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动手吧,让我来见识一下,你这阴阳阁三无常之首的晓无常,究竟到了什么程度。”

    晓屠盯着无涯,唇角缓缓的掀起一抹森厉弧度,下一霎,一道残影浮现,其身形,却是化为光影暴掠而出,霎那间,那滔天灵力,随之呼啸!

    一场惊人对碰,瞬间开场!

    狂暴无比的灵力波动,疯狂的自天地之间席卷开来,浓浓的血腥味道,夹杂着杀意,弥漫着天空,此时天空的颜色,仿佛都是被渲染得有些暗红。

    辽阔的乱石之地中,此时已是彻底的混乱,两股洪流碰撞在一起,没有任何的废话,灵力运转,诸多灵技施展而出,然后红着眼睛对着眼前的敌人狠狠的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般混战,唯有惨烈二字方可形容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浓郁的赤红光芒在战场之中升腾而起,司徒惜梦在光团中盘膝而坐,赤红色七弦琴放于膝上,那对纤细完美般的玉手,闪烁着淡淡的荧光,落于琴弦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,在司徒惜梦的前方,有着两人面噙冷笑而立,这两人皆是阴阳阁鬼面,实力也都是踏入了九重造化境,先前在短短数分钟时间,便是重伤了十数名归心宗弟子。

    “解决掉她。”

    这两名阴阳阁鬼面目光锁定着阻拦在前方的司徒惜梦,互相对视一眼,旋即身形极有默契的同时暴掠而出。

    望着脸庞上泛着凶气暴掠而来的两人,司徒惜梦那平日娇俏活泼的脸颊,也是弥漫着冰寒,大眼睛盯着眼前两名阴阳阁鬼面,眼睛深处,有着冰蓝色的色彩涌动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纤细玉指,抹动琴弦,旋即陡然弹出,顿时悠扬琴音响起,两道极端狂暴的赤红音波,瞬间席卷而出,以一种异常惊人的速度,狠狠的轰在那两道暴掠而来的身影之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音波在两人身上炸开,狂暴之力,直接是将两人震得有些狼狈的暴退而出,再度落下地时,眼中已是有着浓浓的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如今的司徒惜梦,也是在数天之前突破到了九重造化境,再凭借着其手中的七弦琴,竟已是能够凭借一己之力,将阴阳阁两名鬼面阻拦下来。

    “伤了我归心宗弟子的债,你们现在就尽数归还吧!”

    司徒惜梦脸颊之上寒气笼罩,她眸子冰冷的注视着那脸庞上有些惊疑的二人,旋即玉手猛然落下,顿时滔天赤红光芒,夹杂着清澈音波,响彻而起,凌厉音波攻势,铺天盖地的席卷向那阴阳阁两名鬼面。

    “阴阳阁还有四位鬼面。”

    秦无量看了看远处司徒惜梦所在的战圈,旋即眼神有些阴沉的望着另外的四个方向,那里,阴阳阁弟子在其余四位鬼面的带领下,倒是声势极猛。

    “我去对付一人!”离殿大师兄廉平沉声道,他的实力,也是能够与九重造化境的强者抗衡,虽然不一定能够打败对方,但想来阻拦下来是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能对付一人。”秦无量咬了咬牙,这些时间,他同样是成功的渡过了造化劫,踏入了九重造化境,这样的实力,也只能与一名鬼面持平,毕竟,他可没有仙灵器相助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廉平眉头皱了皱,九重造化境的强者,寻常弟子很难对付,若是放任不管,那对于他们的士气,将会有着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秦无量眉头紧皱,倍感无奈,阴阳阁实力本就要强于他们,这种时候,他们也只能尽力而为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两人,由我来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秦无量无奈间,一道清脆声音突然从一旁响起,然后秦无量便是见到那身着暗黑色衣裙,身姿显得极为纤细,但却手持着一柄造型夸张的黑色巨镰的少女走了出来,赫然是伊浅。

    “你?”秦无量二人错愕的望着伊浅。

    “我来对付那两人。”伊浅望着那两位阴阳阁鬼面,素手握了握手中的黑色镰刀,再度说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行么?”秦无量忍不住的道,他倒也是有些担心伊浅逞能,万一到时候出了点意外。

    伊浅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但接着秦无量便是感觉到一股极端阴煞的黑光,陡然自其体内席卷而出,黑光蔓延处,仿佛连空气都是有些凝固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好阴煞的灵力!”

    秦无量等人惊异的望着全身被包裹在黑光之中的伊浅,后者的灵力与他们似乎有些不同,他们的灵力,皆是阴阳相融,但伊浅的灵力,却是极端纯粹的阴寒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伊浅也并没有多留的打算,说了一声后,娇躯便是化为一道黑光掠出,最后镰刀舞动,两道异常阴寒的黑光,便是对着那两名阴阳阁鬼面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,哪里来的黄毛丫头,找死!”

    那两名鬼面见到伊浅竟敢主动攻击他二人,当即也是怒笑出声,身形一动,便是如同虎豹般的扑出,狂暴掌风,笼罩向伊浅。

    唰唰!

    面对着两人的攻势,伊浅也是未曾后退,手中黑镰刀刃上,诡异寒芒闪烁,下一刻,猛然劈出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镰刀劈出,只见得前方空间竟是被撕裂出裂缝,那锋利刀刃,一闪之下,便是出现在了一名鬼面头顶之上,那一幕,伊浅的攻击仿佛洞穿了空间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一道剑芒从一旁斜射而来,刚好是将那挥下的刀刃阻了一下,那名鬼面这才仓惶后退,但其头顶处,依然是被劈掉了一块血肉,顿时鲜血便是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,她手中的镰刀有古怪!”另外一名鬼面见状,眼神一凛,沉声道。

    伊浅看了面带惊容的二人一眼,也不多说废话,手中黑镰再度劈出,凌厉劲风,再度席卷而出,将两人所包裹,而那两名鬼面也不敢再有怠慢,急忙凝神全力迎战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动手。”

    秦无量二人望着伊浅那里竟然真的将两名鬼面阻拦了下来,当即也是松了一口气,对视一眼,身形同时掠出,掠进战场,将那阴阳阁最后两名鬼面也是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碎石之地中,杀伐之声,冲天而起,放眼望去,尽是红眼搏杀之人,时不时的有着人被轰得吐血倒飞而出,落至外围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双方的交手,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情,这也完全不是什么切磋比试,而是真正仇敌之间的搏杀!

    在距碎石之地有些距离的一座山峰上,大批花满门的弟子矗立,而此时,他们皆是有些动容的望着眼前的这种生死搏斗,眼瞳之中,不断的有着猩红的光芒反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在血拼啊归心宗与阴阳阁的恩怨,果然是难以调解啊。”人群中,有着人这样的叹道,每一次的宗派大赛,归心宗与阴阳阁的弟子,都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打起来就跟有着杀父夺妻之恨一般。

    “阴阳阁的弟子,整体实力毕竟要强一些,归心宗这样硬拼,有些不智。”卫耀望着眼前血红的战场,眼中也是浓浓的凝重之色,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归心宗的修灵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莫不是真怕了晓屠,不敢现身了吧?”一人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修灵才不会怕晓屠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刚刚落下,一旁便是有着人立即反驳,那人偏头一看,然后便是见到一张俏脸有些怒气的希若,当即干笑了一声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希若视线转向下方的战场,那里的战场,极为的惨烈,归心宗的弟子,也是在逐渐的出现着伤亡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惨叫声,清晰的告诉着希若,这里,并不是在搞什么演习切磋,而是真正的,战场。

    “这场交战,最主要的地方,还是无涯与晓屠之间的交锋。”卫耀抬头,望着最上层的天空,那里,滔天灵力疯狂涌动,两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闪电般交错,每一次的对碰,都将会有着低沉如雷鸣般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“卫耀师兄,他们之间谁胜算更大?”一名弟子问道。

    卫耀闻言,略作犹豫,方才道:“辰汐曾经说过,晓屠此人极为的危险,即便是她,也难以将其战胜无涯名头虽然也不弱,但或许晓屠胜算更大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希若听得此话,心头顿时微微一紧,手掌紧握,旋即她偏过头,目光有些焦虑的望着远处天际,她知道,若是一旦无涯败在了晓屠手中,那归心宗几乎便是会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修灵你快赶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在距那大战爆发的遥远之地,两道流光追星赶月般的暴掠而过,高速所造成的低沉音爆声,引来下方诸多视线侧目。

    修灵面色紧绷,他抬头望着那遥远的方向,那里的天空,仿佛有着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

    “芷柔师姐你们,一定要等着我啊!”

    修灵拳头紧握,速度再度暴涨到极致。

    遥遥的天空之上,滔天灵力涌动,两道光影,皆是夹杂着极端狂暴的波动,撕裂天际,最后在那无数道动容的目光中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撞击的霎那,仿佛是九天惊雷响彻,一肉眼可见的灵力涟漪扩散开来,两道身影,也是倒射而出,脚掌脚踏虚空,然后方才稳住。

    晓屠袖袍挥动,将那体内劲气尽数卸掉,目光望向远处的无涯,淡笑道:“这么久未曾交手,你倒的确是进步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。”无涯手掌虚握,灰黑色的灵力在其掌心穿梭凝聚,他漠然的瞥了晓屠一眼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归心宗的弟子看来不是我们阴阳阁的对手啊。”晓屠笑眯眯的看了一眼下方,那里,两股洪流的混战,显然是阴阳阁占据着上风。

    无涯眉头微皱了一下,他的视线看了看伊浅所在的方向,而当他在见到后者竟然独自面对两名九重造化境强者时,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担忧之色,虽然他清楚这个小师妹的一些手段,但若是她在这里出现了什么差错,恐怕师父绝对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先将你击败了。”无涯目光闪了闪,缓缓的道,若是打败了晓屠,阴阳阁士气必然大降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能做到?”晓屠唇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,笑道。

    无涯不言,只是缓缓的撩起衣袖,旋即,一丝丝的诡异黑色,从其皮肤之下渗透出来,短短瞬间,便是令得其双臂,变得漆黑如墨,锋利的指尖,泛着乌光,隐隐间,有着一种异常诡异的寒气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晓屠见状,双目微微一眯,眼中的寒意,也是愈发的浓郁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夏豪面色狰狞,弥漫着雄浑灵力的一拳,狠狠的轰在一名阴阳阁弟子胸膛之上,凶狠的力道,一拳便是将后者胸膛轰塌而去,那名阴阳阁弟子,也是一口鲜血喷出,身体软绵绵的塌下。

    “夏师兄,小心!”

    而就在夏豪一拳击毙眼前这名阴阳阁弟子时,一道喝声猛的从其后方响起,旋即其心头一凛,身体陡然左侧移开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凌厉剑芒掠过,直接是划过夏豪胳膊,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,顿时鲜血便是滚滚而出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剑芒未曾攻到要害,那一名面色阴冷的阴阳阁弟子顿时一步跨出,手中剑芒如同毒蛇般,笼罩想夏豪咽喉。

    叮叮!

    不过就在其剑芒暴射而出时,夏豪后方,一道身影跨步而出,一柄大刀如同风车般,直接是将那阴阳阁弟子剑芒尽数抵御下来,旋即刀风一震,便是将那人震得吐血而退。

    “夏师兄,没事吧?”钱火与夏豪背靠背,他抹了一把脸庞上的血迹,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多谢了。”夏豪摇了摇头,运转灵力止住手臂之上的鲜血涌动,目光却是四处一扫,然后眼神微沉,血战到这个时候,双方的实力差别也是开始有所显露,一些归心宗弟子,已是出现了灵力枯竭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局势不妙啊。”钱火面色阴厉,沉声道,这个时候,就连他们这些比较优秀的弟子,都是负了伤,其余的一些弟子,想来伤势更重。

    夏豪点点头,但这个时候双方都是杀红了眼,根本没有半点的退路可走。

    “修灵那个家伙,再不赶来,恐怕我们就坚持不住了!芷柔师姐与万崖师兄,也只能极为勉强的挡住旭辉与暮雷!”钱火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修灵师弟会赶来的。”夏豪皱了皱眉头,喝斥了一声,刚欲再度出手,其面色突然一变,猛的抬头,望向最上方天空处,那里,突然有着极端庞大的波动传出来。

    那股波动,极为的磅礴,因此也是立即将那无数道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,然后,他们便是见到,在那漫天灰黑灵力处,无涯一对黝黑手臂,竟是散发出一道道暗黑色的光霞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波动无涯要动用杀招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都是想速度打败对方啊,不过晓屠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。”

    漫天的目光汇聚向最上层的天空,他们都知道,这里的战斗,将会决定双方大战的胜负,无涯与晓屠不论谁失败,都将会对己方有着巨大的士气打击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滔天黑光,在无涯身后凝聚,下一霎,他眼神猛然凌厉,一步跨出,手掌曲成爪形,然后一爪便是隔空的对着远处的晓屠抓去。

    “暗夜魔爪!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,也是在同一时刻,自无涯嘴中传出,旋即那天空之上,陡然有着无数凄厉如同鬼混般的尖啸声响起,滔天灰黑光环凝聚,竟是化为了一只将近百丈庞大的黑暗鬼爪,鬼爪之上,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黑暗鬼爪,直接洞穿虚空,夹杂着极为可怕的阴厉波动,对着晓屠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便是你无涯的得意灵技么?也好,今日我便当着众人直面,将你这般灵技,尽数破解!”

    晓屠望着那夹杂着可怕波动而来的鬼爪,却是丝毫不避,然而是仰天大笑,同时,滔天灵力在其身后如同涛浪呼啸。

    “弑天典,弑天之掌!”大笑中,晓屠大手探出,然后猛然握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其身后,异常磅礴的灵力呼啸而出,也是在那无数道动容目光下,化为一只数百丈庞大的灵力巨手,在那巨手之上,仿佛凝聚着动摇天地般的可怕力量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遮天蔽日般的灵力大手一成形,便是狠狠的扇出,下一霎,也直接是在那众多视线的聚焦下,狠狠的与那黑暗鬼爪轰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撞击之霎,惊雷般的声音,疯狂的传出,鬼爪与巨手在天空上不断的释放着狂暴的波动,试图将对方所击碎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双方,显然实力相仿,因此不论那等波动是何种的狂暴,两人的攻势,都未能取得太过明显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不分上下么。”众人望着那僵持的攻势,都是不由得喃喃道。

    天空上,那晓屠仿佛是听见了那诸多喃喃声一般,当即眼中便是有着冷笑闪过,嘴角的诡异笑容,愈发的浓郁。

    “无涯,我说过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晓屠远远的望着无涯,轻轻一笑,旋即双手突然结出了一个诡异的印法,而随着其印法的落下,只见得晓屠额头处,竟是有着一个玄奥的符印,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灵印?!”

    无涯第一时间便是注意到了无涯额处的符印,当即眼瞳骤然紧缩,一丝震动之色,自其脸庞上浮现,他怎么都是未曾想到,这晓屠,竟然也获得了灵印这种东西!

    “发现了么。”

    晓屠望着无涯那剧变的脸色,嘴角的诡异笑容,也是多出了一抹狰狞,旋即其眉心处灵纹陡然闪烁,而在灵纹闪烁上,晓屠的气息,却是在此刻,猛然暴涨!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伴随着晓屠气息暴涨,那灵力大手,也是声威立即变强,体积膨胀开来,一把便是将那黑暗鬼爪紧握,可怕的力量释放出来,那黑暗鬼爪之上,立即便是有着裂纹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碎!”

    晓屠陡然冷喝,旋即众人便是听得一道清脆之声响起,那黑暗鬼爪,竟然直接是被生生的抓爆而去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黑暗鬼爪被破,无涯喉咙间也是传出一道闷哼声,脸庞上闪过一抹苍白之色。

    “给了你活路不走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晓屠一招得势,眼中狰狞闪过,一步跨出,那灵力大手直接是撕裂空间,而后,洞穿虚空,狠狠的拍向无涯。

    阴影,瞬间笼罩了无涯所有的退路,然后,那大手,便是在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中,狠狠的轰在了他的身体之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低沉的闷声,几乎是让得所有人心头都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,一道黑光,也是在此刻自天空倒射而下,最后狠狠的落下地来,可怕的力道,直接是生生的将地面上轰出了一道巨型深坑,而那深坑中,无涯面色惨白,面积裂开,露出惨白的脸庞,身体之上,也是有着血迹流出来,显然是被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晓屠目光森冷的望着被其一掌打伤的无涯,森然一笑,手掌一握,黑色铁剑闪现出来,一道凌厉剑罡暴射而出,直射无涯脑袋而去,看这模样,显然是想下杀手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不过这道剑罡在距无涯尚还有十数丈时,突然有着琴音响起,一道赤红音波从远处暴掠而来,将那剑罡阻拦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到这突如其来的阻拦,晓屠眼神一寒,目光转去,只见得不远处有着赤红光芒升起,手持赤红古琴的少女,正对他冰冷相视,在其下方的地面上,两名阴阳阁鬼面已是无力倒地,显然,即便是他们联手,也败在了手持七弦琴的司徒惜梦手中,现在晋入九重造化境的她,比起以往,显然是强上了太多。

    “仙灵器么?”

    晓屠瞥了一眼司徒惜梦手中的七弦琴,旋即冷笑道:“以为凭借这东西就能与我交手不成?”

    司徒惜梦腾空而起,她望着身受重伤的无涯,银牙咬了咬嘴唇,大眼睛深处,冰蓝色光泽微微闪烁,然后,她便是凌空盘坐,看这模样,竟是要出手阻拦晓屠。

    “哈哈,归心宗就无人到这种地步?竟然要让一个黄毛丫头出手?”晓屠望着这一幕,却是不由得摇头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晓屠声音刚刚落下,一道冰冷喝声也是陡然响起,旋即众人便是见到,那身着暗黑衣裙,手持黑镰的少女也是暴掠而来,而后出现在司徒惜梦身旁,那般纤细体态,正是同样击败了另外两名鬼面的伊浅。

    两女年龄虽不大,但取得的战绩,却是相当不俗。

    “又是仙灵器?”晓屠眼神微寒的望着伊浅,视线在掠过其手中黑镰时,眼瞳微微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整片天地,无数道目光错愕的望着眼前这幕,显然是没想到再度出身阻拦晓屠的,竟然会是两个如花似玉般的少女

    两女联手天空上现身的两名少女,显然是令得这片弥漫着血腥味道的天地间气氛都是滞了一下,不少归心宗弟子也是在一愣之后,眼中浮现浓浓的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惜梦小师姐怎么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她们怎么能拦得住晓屠!”

    一些归心宗弟子言语之间满是焦虑,司徒惜梦在归心宗弟子之中人气极高,平日里谁都喜欢这个活泼朝气的可爱少女,如今见到她竟然挺身而出要去与晓屠交手,不少人心头都是猛的有着怒火涌出来,只是这怒火倒并非是因为司徒惜梦而发,而是因为阴阳阁的咄咄逼人“该死的!”

    秦无量一掌逼退身前的那名阴阳阁鬼面,旋即他面色铁青的望着天空上这幕,拳头握得嘎吱作响,这个时候,竟然要让一个女孩子强行出面,这足以让得他们这些男人自尊心受挫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个时候,还是顾好你自己吧。”那阴阳阁鬼面冷笑,身形暴掠而来,凌厉掌风笼罩向秦无量。

    “老子宰了你!”

    秦无量眼睛有些病态的泛红,平日里的风度也是在此刻被他尽数抛去,磅礴灵力涌动,疯狂的对着眼前那阴阳阁鬼面迎上,那等攻势,陡然变得极为的拼命,完全是一副以命搏命的凶狠打法,这倒是将那阴阳阁鬼面逼得一时间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类似秦无量的这种爆发,此时也是在这片战场中不断的出现着,不少归心宗弟子都是被眼下这幕所刺激,眼神猩红,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他们竟然到了需要一个女孩子来为他们阻拦强敌的地步?上一届发生惨事,难道还要再次的发生么?

    绝对不会!

    有些疯狂的低吼声,在不少的归心宗心中咆哮着响起,然后那些阴阳阁的弟子便是突然震惊的发现,原本攻势开始出现疲软的归心宗弟子,突然在此刻犹如吃了春药一般,眼睛猩红的冲来,攻势之间,比起之前,陡然多了一分惨烈与凶狠。

    归心宗弟子士气的突然爆发,也是令得阴阳阁弟子有些措手不及,当即场面便是略微的有些失控起来“用这种方法来增加士气么?呵呵,手段倒是不错,不过就怕代价太大了”下方战场的变化,也是被晓屠所察觉,当即其脸庞上便是有着森冷笑容浮现出来,冷漠的望着前方的司徒惜梦与伊浅。

    司徒惜梦冷目相视,旋即她大眼睛也是看了一眼下方,归心宗弟子的伤亡,看得她心如刀割,眼眶都是隐隐的有些泛红,这一幕,对于第一次经历这种生死之斗的少女来说,显然是有些残酷。

    “我会拦住你的。”

    少女那落在琴弦上的玉手都是微微的有些颤抖,旋即她抬头,盯着晓屠,清澈的声音,此时弥漫着冰寒,她清楚,若是再让得晓屠进入了战场,那他们归心宗,必定会彻底的溃败,那种损失,更为惨重。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。”

    晓屠森然一笑,道:“我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,
返回 >> 返回书页 >> 灵曦目录

桃花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,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桃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